哈佛校长艾略特的教育思想,是因为和美国差了太多

图片 1

图片 2

吴军:第347封信|哈佛校长艾略特的教育思想

如果本文对你有帮助,请移步https://m.igetget.com/share/column/cid/19
购买正版,你将得到更好的阅读体验

试读

订阅:¥199/年



我最近和中美两国的大学接触较多, 和教授们谈到关于高等教育的几个想法,
并且给了他们一些建议。在这个思考过程中,我把一些思路整理了一下,做了笔记,
一些可以公开的内容分三次分享给你,它们分别是:

  1. 艾略特的教育思想,也就是今天的这一篇

  2. 新技术和高等教育的关系,即对慕课(MOOC)教育的思考

  3. 对毕业后再学习,以及目前社会上培训的看法

今天先聊第一部分,有关艾略特的内容。

艾略特(Charles William
Eliot)是哈佛大学迄今为止任期最长的校长,担任了40年,同时也是历史上最年轻的校长,在1869年担任校长时他只有35岁。

艾略特对教育的贡献从狭义上讲是将哈佛这所小型教会学院变成了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从广义上讲,他总结并实行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培养具有专业技能的社会精英的方法,我想后者对每一个人都有借鉴的意义。

关于艾略特早年的生平,我在《大学之路》中有所介绍。1869年,哈佛大学的董事会之所以让他来当这所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学校长,有三个原因,一是他毕业于哈佛,和哈佛有渊源,二是他在欧洲仔细考察过当时最先进的高等教育,三是他在MIT
(麻省理工学院)当过教授。一个校长的好坏,只要看他接手的时候和交出去的时候,大学发生了什么变化即可。

艾略特接手的是什么样的哈佛呢?当时它每年只有几十名到一百名左右毕业生,只录取精通拉丁文且能够预支一学期
学费的学生,毕业生后来主要成为了牧师、医生、官员、商人、教授,还有少数成了其他领域的社会精英,大学和社会完全脱离,除了神学专业,其它专业都水平低下。

艾略特交出去的是什么样的哈佛呢?
哈佛有了研究生院,有了新的医学院和法学院,哈佛不仅研究水平在美国是一流的,而且是一所真正具有公共精神的学府。它一方面培养了大量的专业人才服务于社会,另一方面确保了毕业生能够勇于对抗物质欲望和奢靡之风,常保仪态端正的贵族精神。

艾略特改革招生、教学、研究等多个方面,篇幅原因我就不一一细说了。在这里,我只总结一下他对教育和学生的要求。

对于教育,艾略特有这样几个观点值得我们(尤其是家长)借鉴:

首先,好的教育是一种开放的,自行思考的教育。艾略特非常强调”哲学实验“的重要性,所谓哲学实验其实就是指科学研究和实验,因为当时科学这个词并不流行,很多人把物理学、化学这类的自然科学称作自然哲学。做科学研究有什么好处呢?艾略特讲,它可以使人学会普遍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一点就是我在之前来信中讲过的解决问题的技巧,因为人的一生要解决各种问题。

接下来,艾略特讲,哲学实验可以使人获得谦虚的品质,因为对大自然的探索能让我们认识到自身的不足之处。当然,
这里面还隐含着艾略特的另一个观点,即谦虚是一种美德。艾略特讲,有两种人可以成为教授,年轻人和永远不老的人,意思是说真正的学者要永远把自己放在年轻、求知的位置上。

第二,美国的教育一定要植根于美国土壤,而不是简单地从英国或者德国搬过来。艾略特其实是一个将英国的素质教育和德国的专业教育搬到哈佛的人,但是他依然强调美国的特殊性,它把大学变成一个为州政府、捐助者、企业家、毕业生和在校学生服务的团体。也就是说大学要兼顾这些人的利益。

直到今天,美国的大学依然有这些特点。有人讲美国大学是结合了英国和德国的教育精髓和美国的实用主义。讲回到中国的教育,今天很多学校和家长过分强调素质教育,快乐学习等等,其实是脱离中国国情的。

第三,各个专业的毕业生要达到专业水平。在艾略特刚当上哈佛校长时,它的法学院已经名存实亡了,因为学生虽然学了一肚子拉丁语,但是专业水平太差,以至于它的法学学位不被美国律师界认可,
要获得律师证书还得再接受培训才可以。
医学院的水平也很差,当时只要混16周的讲座和实习就可以获得医学学位。

艾略特认为当时的哈佛医学院是美国最差的,于是干脆重选了一位留学欧洲的海归当院长,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他们规定要想获得医学学位,先要有本科学位,然后还要进行几年的专业培训。今天,我们每个大学毕业生都应该问问自己,是否真正达到了专业水平。

艾略特的做法遭到了学校教授们的激烈反对,可以想象这些教授都是既得利益者,很多教授自己就是这么混出来的。在校外,艾略特也遭到了(新英格兰地区八所大学)大学校长们的集体声讨,为首的是当时耶鲁的校长。当时哈佛的监事会想罢免他,只是因为选不出新校长才让艾略特勉强过关。

过关后,艾略特对哈佛进行了更彻底的改革,他开放了选课,把那些单纯为了素质教育的课程(比如希腊文)从必修降为了选修,然后推广有实际意义的新课程,包括很多科学方面的课程。过了一段时间,报考哈佛的人数大增,使得它的学生人数超过了老对手普林斯顿和耶鲁。对于学生,艾略特认为下面这些能力最重要:

首先是基本素质,包括语言(含外语)、数学和科学。艾略特认为,语言是学习的工具,数学让人聪明,而科学不仅可以让学生有一技之长,而且通过学习科学可以掌握一套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

其次,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应该是某个领域的专家(否则上大学做什么),同时是一个自由人(自由思想),还得是一个公民艺术家。

这里所说的公民艺术家不是指真正的艺术家,而是指处理社会事务的能手。我们有时强调领导力,公民艺术家比领袖在这方面要求要低一点,但是至少能处理好
社会上的各种关系。这就是我常说的社会的人。

第三,从案例和实践中学习。在过去,
美国的学生和今天的中国学生情况差不多,老师教什么学生学什么,学习比较被动。艾略特在大学里开展用案例教学(从法学院和医学院开始)的尝试,后来学习
的方式就从单纯地上课变成了大量的选修课、讨论班、讲座和实验。简单地讲就是学生读一肚子理论是不够的,要会用。

今天很多年轻人非常愿意学习,会去听很多讲座,但这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要在工作中使用。根据我的观察,很多人听的讲座过多,过杂,这个专家说得有理,那个也不错。其实如果不能真正使用,
并且见效,都是在浪费时间。

从艾略特的教育理念以及对年轻人的 要求,我们大概可以知道我们应该成为什
么样的人。

推荐阅读:

第322封信|中美大学本科课程教育的差异
第320封信|犹太人的教育方式Chavrusa和苏格拉底对勇气的看法
第160封信|哈佛和斯坦福商学院传授的精髓
第032封信|担当——走访耶鲁大学随想

图片 3

image.png

图片 4

image.png

图片 5

image.png

大家知道,习大大访美,去参观了一个高中的橄榄球比赛,还被赠予了一件“1”号球衣。

图 | 来源网络文 |林杰

有人开玩笑说,美国人知道习大大喜欢“football”,所以带他去看了橄榄球。

出版了《我在美国当老师》和《优秀的绵羊》,从事国际教育以及学校办学,现住北京

其实,你和美国人谈“football”,他们就会把你带到橄榄球场,足球根本无法触及到美国文化和美国精神。就像威廉-迪安在《美国的精神文化》所述,美国精神是通过橄榄球,而不是宗教组织和神圣活动呈现出来——橄榄球侵入他人地界,以码数为单位层层推进,直至攻入“达阵区”完成征服。美式橄榄球的英雄主义和模拟战争属性,让美国人着迷。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林老师频道

若你也对美国的体育教育感兴趣,请看下文。

ID: linlaoshipindao

文/新华社 许基仁

前段时间闹得满城风雨的美国大学名校录取诈骗案件,一时抢占了许多新闻头条。也许有些读者觉得不可思议,惊叹于美国家庭其实比中国家庭更加拼命;也许另有读者认为这不足为奇,100%的利润造就100%的手段,更何况保证下一代进入名校,可能带来1000%的回报。

图片来源于网络

诈骗案手段的成功,得益于美国名校录取程序的复杂性,因为“复杂”提供了不少可灵活操作的空间。但是我们是否想过为何美国名校的录取方式如此复杂?申请者要提供高中在校成绩、SAT、托福、老师推荐信、课外活动等等。

职业体育、竞技体育、大学体育、业余体育…这些词语的界限分明吗?今天我开始透过体育教育的角度来分析NCAA大学竞技体育中的点点滴滴,来了解体育如何影响教育,以及大学体育教育如何影响职业体育与社会。

另外,大学还会考虑申请者的家人是否是校友?是否体育特长生?是否家族显赫?最后,还有一个最敏感的话题,我去年有幸与哥大的一位学校发展办公室人员专题讨论了“在名校,捐赠如何影响录取?”

据美驻华大使馆数据,每年约有1.2万留学生从美国归来,并成逐年上升趋势。相信这部分人群在大洋彼岸看到海外漂泊期间熟悉的大学榄球赛,那种心情一定溢于言表。这里说到美国的大学体育,它的繁荣具有独特的先决条件。相信有过留美经历的朋友对以下几个问题都会有各自独到的见解:

图片 6

  1. 体育是为何是美式大学教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 美国是一个“运动员统治”的国度吗

  3. 美国大学为何薪资最高的是校队的教练

  4. 大学赛场上大量的优秀球员为何投身华尔街

  5. 何为美国大学的“奖杯文化”

  6. 为什么运动员要读书,为什么读书最好的是运动员

美国名校录取为何如此错综复杂?

……

要回答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是是去了解藤校的发家史。

时至今日,美式橄榄球运动在美国国内的高度繁荣,可以说是美国体育教育发展史的一个缩影。其源头还要追溯到百年前美国早期统治阶层培养国家精英的需要。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的大学橄榄球联赛开始成型。特别是哈佛、耶鲁、普林斯顿这三巨头的联赛,逐渐奠定了橄榄球在美国社会活中的地位。当时在缺乏护具与规则保护的情况下,这一粗野的比赛,其核心的教育目的就是把格鲁一撒克逊民族的精英培养成世界的征服者和统治者。

让我们回到美国历史上重要的一段时间:The Gilded Age,
即美国镀金年代,也就是1870年到1900年左右的30年。这个时间段,属于美国南北战争之后经济快速发展的黄金时代。在那个年代,常春藤盟校并非一直以来就是富家子弟的全国性学府。

用体育来培养精英,来源于吉希腊的教育观念。古希腊人认为,刻苦的体育训练,可以培养公民坚韧不拔的品格和忍受巨大痛苦的能力,同时也锻造了强健的身体。这样培养出来的公民,在战场上就是最好的战士。特别是在斯巴达,立国之本是少数斯巴达公民对数倍于己的被征服人口的奴役,每个人必须有以一当十的能力才能生存。所以斯巴达对公民的训练,严格得近于残酷。而在几百年不停的战争中,斯巴达和雅典是希腊世界中最有生命力的城邦,并最后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击败了雅典。斯巴达的教育,对后来的西方世界影响至大至深。

在美国南北战争之前,常春藤联盟是规模较小、区域性质较浓的学校。在就读的学生中,有少部分人的确是绅士的儿子或者他们本身就是新的一代绅士,但是很多富家子弟并不会考虑这些学校。在当时那个年代,美国还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社会,整个国家的经济由几大块区域性经济组成,因此富家子弟的人数也是有限的。

▲“美式橄榄球之父”——沃尔特·坎普

图片 7

19世纪大英帝国崛起,使盎格鲁-撒克逊民族成为世界的统治者,也使这个民族不得不面对斯巴达人曾经面临的困境:这么一个小小的民族,如何维持对全球众多人口的统治?这对英国的教育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培养“雄赳赳的基督徒品格”,也就成了教育的目标。剑桥大学的教授查尔斯·金斯利(
Charles
Kingsley)为此强调严酷的体育训练在精英教育中的意义。他认为体育能够给英国的特权阶层提供痛苦的经验和耐久力,塑造坚强的人格和体魄,使他们有能力和意志完成上帝的使命。许多人可能会以为,19世纪的英国教育培养的是儒雅的“英国绅士”,但忽视了这种教育更重视培养所谓“雄健的基督徒”。

在南北战争结束之后,格局慢慢开始改变。工业化的爆炸式发展产生了新的财富以及财团控制的政府。铁路系统把分割的区域联成了整体的网络,区域经济转变成国家经济。

这套教育,对当时在剑桥读书的美国上流社会子弟恩迪科特·皮博迪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毕业回国后,他于1884年在马萨诸塞州首府波士顿郊外40多英里的地方建立了著名的格罗顿寄宿学校,彻底贯彻英国式的教育哲学。此校的毕业生,很快就成为哈佛的中坚,也成为美国统治精英集团的核心。比如富兰克林·罗斯福和他的阁僚、后来成为国务卿的迪安·艾奇逊全是格罗顿出身。美国政治、经济界的精英,也大多把自己的孩子往格罗顿送。皮博迪和当时的哈佛校长查尔斯·艾略特成为美国教育界最有影响的两位人物。富兰克林·罗斯福毕生都把皮博迪视为自己的恩师,甚至安排皮博迪为自己的葬礼致词,根本没有考虑到皮博迪比他大20多岁,很难熬到他死的那天。

原有的地方性精英开始意识到自己成为全国性精英,并想方设法巩固自己的阶级地位。新贵需要的是通过交际让自己成为被众人接受的贵族;与此同时,面对来自南欧和东欧的汹涌移民浪潮(他们大部分都是天主教徒和犹太人),所有的贵族们为了竭力保护自己的社会阶层上演了上层社会反犹太教和反天主教的运动。

以英国公学的范本来经营格罗顿的皮博迪,自然把竞技体育视为教育的一大核心。他认为,竞技体育培养学生的忠诚、勇气、合作精神和男子汉气概,能够教他们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条件下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拼到最后一口气,同时懂得自我控制、遵守规则、保持荣誉和尊严、公平竞争。而他最大的热情就在橄榄球上。他认为,橄榄球对学生的道德发育来说,超出了对他们的身体成长的意义。橄榄球场上的拼杀,能够培养出好的战士。他信奉的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道德哲学:在善与恶的竞争中,有时需要用暴力来维持道德秩序。所以,在他的学校,无论学生体格如何,都必须进行橄榄球训练。

图片 8

这么被训练出来的富兰克林·罗斯福到了哈佛,想的当然不是读书,而是进橄榄球队。当时的哈佛和耶鲁、普林斯顿一样,学生的首务是竞争进入精英秘密社会,再就是进入橄榄球队,读书的重要性远远排在后面。运动场是证明自己的领袖才能的地方。竞技体育要求献身精神,要求参与者为自己的队作出牺牲,是进入公共生活的准备。读书则是私人的事情,是为自己。读书好常常会给人一种与世隔绝、自私自利的印象。当时读书刻苦、功课甚好的犹太人,就是这样的典型,让许多人不屑于与之为伍。所以,罗斯福和其他1/4的新生一到哈佛就先到橄榄球队试身手。他身高6英尺1英寸,是个高个,但体重仅146磅,并无特别天分,最后落选。其实在格罗顿时,他体育上就不突出,也许这是他成不了皮博迪的得意门生的原因之一。皮博迪后来在总统大选时竟投了罗斯福的对手胡佛的票,让罗斯福大为伤心。因为他把皮博迪视为自己一生的精神导师。

Groton School

橄榄球早在殖民地时代就传人美国,并且很快在大学校园中流行。不过,一直到19世纪末期,还章法混乱,不同的队有不同的规则,常常主场按主队规则打,客场入境随俗、按人家的规则打。在1870年代,以常青藤为主的东部大学渐渐完成了对规则的整合,大学橄榄球渐热。1893年,耶鲁与普林斯顿在纽约的一战,竟吸引了4万观众。10年后,哈佛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橄榄球体育场,有3.5万个座位,后来很快扩张到5.8万个座位。耶鲁则在1914年建立了全美国最大的橄榄球场,有7万个座位。虽然现在的常青藤橄榄球联盟是美国大学橄榄球的低段位,但当时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这三巨头却是超霸。特别是耶鲁,在传奇般的教练沃尔特·坎普(
Walter
Camp)的带领下,从1872年到1909年,赢了324场,输17场,平18场,垄断大学橄榄球冠军,是美国橄榄球的王中之王。

其中最有名的一个阶层是WASPs,新教徒的盎格鲁撒克逊裔美国人。既有讽刺又有矛盾的现象是“盎格鲁撒克逊”本来代表的就是美国为了追求平等而反对的英国贵族阶级,但他们自己却又成为了美国贵族,打压其他阶层。

但是,随着橄榄球竞争的白热化,比赛从激烈变得粗野残酷,使许多人开始反对这一运动。其中最主要的人物,就是哈佛校长查尔斯·艾略特。其实,查尔斯·艾略特校长并非不看重体育。1881年,他还称赞日益盛行的大学校际体育比赛把那些驼背、软弱、病病歪歪的学生转化成了强健、精力充沛、体格完美的理想型精英。他自己当年作为哈佛划船队的一员,还和队友一起破了哈佛的记录。那时的大学校长中,运动健将可以说是层出不穷。比如查尔斯·艾略特的继任者A.劳伦斯·洛厄尔,就曾是大学顶尖的中长跑选手,赢过半英里、一英里、两英里等许多项目。

WASP贵族为了巩固自己的阶层创建了样式丰富的学府和机构。到了1880年,私密的会所,如Bar
Harbor和Newport已经建立起来;第一家乡村俱乐部于1882年成立。格罗顿学校(Groton
School)是第一所模仿英国贵族学校于1884年建立的。

查尔斯·艾略特开始反对橄榄球,不仅在于其野蛮,而且和他个人的教育观念、他的“男子汉”的观念有关。当时的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和格罗顿的校长恩迪科特·皮博迪,都感觉到美国势将崛起为一个世界帝国,教育要为盎格鲁一撒克逊民族统治世界培养精英,学生要成为无所畏惧、坚韧不拔、敢于牺牲、能够吃其他人无法吃的苦的战士,以胜任统治世界的使命。所以他们对近乎残酷的橄榄球,一直持鼓励态度。艾略特则反对美国的扩张,反对以强凌弱。他坚信美国的价值是民主,绅士的品质是“体贴周到、慷慨宽容、工作努力、保护弱者”。

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贵族们开始逃离大都市,往乡下搬迁。全国性的乡村学校的创建也拉开了序幕,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各地都有以地方名字命名的XX
Country Day
School,即某某乡村学校。熟悉美高的读者都应该知道,这些学校的质量至今普遍都非常不错。

橄榄球比赛一旦发展到野蛮程度,他就要叫停。早在1895年,他就要罢掉橄榄球,称之为是比斗鸡、斗牛还残酷的运动。并且他注意到运动员的学业一般都不佳。橄榄球和他要提高哈佛学术质量的目标也不一致。

图片 9

1905年,艾略特几乎得手。在1904年,21人在橄榄球赛中丧生。当时美国大学很少,比赛也少,这样的死亡率,把橄榄球场变得比现在的伊拉克战场还危险。那时精英大学的学生踊跃报名进橄榄球队,确实得有些敢于牺牲的勇气。1905年,媒体刊登了斯沃斯莫尔学院一位运动员死亡的照片:他的脸被打得血肉模糊、无法辨认。这张照片让全国震惊。1905年后,哥伦比亚、斯坦福、西北大学、加州大学等校退出橄榄球比赛。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艾略特把哈佛的橄榄球也给封杀,其他剩下的几所学校就会效法。

普林斯顿大学

这可急坏了支持橄榄球的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和格罗顿的校长恩迪科特·皮博迪。早在1896年,罗斯福的盟友、参议员亨利·卡伯特·洛奇针对艾略特要废除橄榄球的主张就指出:
“体育比赛所消耗的时间,比赛中的伤痛,是英语民族征服世界所必须付出的代价。”罗斯福自己也认为艾略特废除橄榄球的做法是“孩子的行为”,是娇纵溺爱,相信艾略特的教育哲学早晚会蚕食“我们种族的战斗精神”。在1
907年对哈佛学生的演讲中他明确指出:我们不能坐视大学里培养出来的学生成为畏惧身体的痛苦、从肉搏中退缩的人。因为我们的国家需要那些有勇气进行艰苦卓绝的奋斗、对抗心灵和身体的敌人的男子汉!

在这些贵族组织建立的同时,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各自也开始招兵买马,书写自己的历史。

也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罗斯福竭尽全力挽救大学橄榄球。在他的密友皮博迪的建议下,他于1905年10月在白宫召开改革橄榄球的会议。受邀请的只有哈佛、耶鲁、普林斯顿这三巨头。他深信,这三巨头是大学的领头羊,说服了他们,其他学校就会效法。当时参加的哈佛橄榄球教练小威廉·里德是罗斯福的重要盟友,年薪7000美元,比任何哈佛教授的工资都高。改革也是由他来主持。会议结束后发表文件,要求严格规则,限制野蛮行为,使橄榄球变得温和一些、让人更好接受一些。结果,虽然艾略特坚持要废橄榄球,但哈佛校董事会被改革所打动,投票保留橄榄球。

这类精英学校笼络贵族阶层,为富裕家庭的年轻男士们提供了极其重要的平台,方便了他们跟来自全国各地类似背景的家庭搭建人脉,建立自己的价值系统,并相互认可他们在社会顶层的地位。这也是为什么当这些大学开始招收女生的时候,大部分女生都是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平台找到自己将来可以相伴终生的伴侣。

橄榄球逃过这一危机,以后就蒸蒸日上。“二战”后,美国的大学教育虽然越来越注重知识训练,但体育仍然是教育之本,大学申请的竞争中,体育还是一个重要的筹码。这大概也构成了中美教育的重要分途。

与此同时,大学为了吸引新贵,开始着手弱化“书呆子”的形象,大力鼓励课外活动。而其中体育类,尤其是最能够显示“男子汉”形象的美式橄榄球,也就是在这个期间发明并延续到现在。这一手段的效果极其不错,大学普遍都成功扩招:哈佛从1860年代一年招收100学生扩展到1904年每年600学生。

西方传统上是个尚武的社会,当今的美国也继承了这一传统。体育由此成为教育的一个核心。看看美国的统治阶层,从政治家、将军、企业领袖,到媒体大腕、大学教授,运动健将到处都是。不喜欢体育的反而成了怪人。盎格鲁一撒克逊民族人数虽然很少,但统治世界已经两百多年。这样的成就至今还没有人能比。其从古希腊传承下来的以体育为核心的教育,自然功不可没。中国则很早就没有了军事传统。“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当兵不是特权,而是服劳役,能躲就躲。而且专制王朝,对体现个人主义的勇武一直惧怕担心更多的不是军队不能打仗,而是军队要造反。所以尚文轻武,军人缺乏训练,甚至到了扛不动自己的口粮的地步。教育精英们也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无用文人,遇到危机只会坐而论道,毫无行动能力。

学术被抛到了窗外。派对、恶作剧、天生高人一等的排他风气开始占据学校的主流生活和社交圈。哈耶普这三驾马车,也就是在19世纪的80年代奠定了他们龙头老大的地位,为其他学校设立了风向标。

现代西方是从欧洲中世纪的文化及社会政治制度中演化而来。中世纪的统治者,即王公贵族,属于职业武力阶层,其合法性的一个重要来源就是对暴力的垄断。因此,武力成为贵族教育的核心。这一精英文化一直延伸到现代西方的教育体制内。说“拿破仑是被在伊顿公学的球场上竞技的孩子们打败的”虽然夸张,但此话足以反映当时英国贵族阶层对体育之推崇。然而,许多论者指出,大英帝国主宰了世界后,统治集团过分绅士化,“英国绅士”文过于质,最终导致大英帝国的衰落。西奥多.罗斯福总统是美国历史上最富文才的总统之一,但痛切地感到有文而无武的“过分文明”之弊害。他喜欢橄榄球而非足球,也在于橄榄球更野蛮、更放任,对领袖的品格更有锤炼之意义。当时的橄榄球主要在常青藤和贵族寄宿高中这些培养统治阶层的学校中展开,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图片 10

近100年,美式橄榄球在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展开过程中,生出种种流弊,至今未能根除。但是,这样运动之所以越来越兴旺发达,除了其作为观赏体育的商业价值外,还有作为参与性体育的教育功能。这不仅在于其中的蛮性保持了文明进化中人类生猛的意志力和竞争精神,也有助于发展团队精神、培养领袖才能。教育的目标是培养人。培养人的核心在于保持人性中的平衡:勇武而不粗野,文明而不柔弱。应该说,近代西方主宰了世界,得益于这种平衡的人格教育。

哥伦比亚大学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中国传统文化在科举制度的笼罩之下,重文轻武。随着经济繁荣、文化昌盛而来的,总是萎靡孱弱,乃至频频被人口仅为自己的百分之二、三的北方少数民族所征服。中国的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应该尽快摆脱从“身体健康”这一狭隘的范畴来理解体会,而要有意识地通过体育培养孩子的人格和社会能力。

没过多久,问题出现了。虽然这些大学录取是根据入学考试成绩而定,但是有些科目,如希腊语和拉丁语,当时的公立高中根本就不提供,因此美国的大部分高中毕业生从一开始就没有机会申请这些大学,但是来自“对口学校”的学生,不管他们成绩有多糟糕,还是能有机会被录取。

用橄榄球培养精英,这就是美式橄榄球的发家史,也是早期美国大学体育的起源。

比如说格罗顿学校从1906年到1932年期间有405位高中毕业生申请哈佛,402位被录。这种录取方式保证了学校与社会上层的关系,但是学术标准直线下降。应对这种变化,这三所高校有所行动。到了1916年,取消了古典语言作为大学入学的要求。随之而来的是公立高中的申请人数井喷式增长,其中来自大城市的公立高中的毕业生很多是犹太人,纽约市的哥伦比亚大学被犹太人开始占领。

除了美式橄榄球,还有一种英式橄榄球RUGBY,相比美式纷繁复杂的护具,更多的是纯肌肉的碰撞。

目睹哥伦比亚大学的前车之鉴,哈耶普就想尽办法不重滔覆辙。为了阻挡犹太申请者,一系列新的入学要求开始实施:老师推荐信,校友面试,对运动员或者有“领导”特质学生的偏好,给校友的子女加分,强调家庭背景,减弱纯粹学术能力的价值。

也有不少人认为,英式橄榄球更原始,更原汁原味,最近恰逢英式橄榄球世界杯,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找来比赛资源感受一下。

宁愿录取来自中西部新教背景“懒惰”的家庭,也不要录取来自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勤奋的草根”。很多时候依赖于申请者的名字是无法辨别学生的身份,因此普林斯顿大学开始要求申请者提供照片,表面上是为了考核所谓的“个人素养”,包括申请者的举止和形象等等。

在这个新的时代,如何判断个人素养呢?则由主观的审核来判断并维持,从此美国大学的招生办公室也因此而诞生了。

*补充说明:以上历史背景研究选自威廉·德雷谢维奇的《优秀的绵羊》,林老师为译者,于2016年在国内出版。

图片 11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