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千多件作品中胜出,冬残奥会吉祥物
Tagged Tags:

新华社北京9月17日电
题:中国文化和奥林匹克精神又一次完美结合——中外专家点评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吉祥物

图片 1

图片 2

新华社记者汪涌、姬烨、肖亚卓

冰墩墩、雪容融 从五千多件作品中胜出

新华社北京9月17日电
题:脱颖而出的“冰墩墩”“雪容融”——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吉祥物设计的传承与突破

2022年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和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正式亮相。蒋效愚、林存真等中外专家点评认为,这两个吉祥物连接了传统和未来,融合了体育与文化,体现了继承与创新,是中国文化和奥林匹克精神的又一次完美结合。

征集作品涵盖各省区市、港澳台以及五大洲35国;国内外18名专家和运动员代表组成专家评审委员会

新华社记者汪涌 姬烨 苏斌

2008年北京奥运会组委会执行副主席、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副会长蒋效愚担任吉祥物专家评审委员会主席,他认为与2008年奥运会相比,这次吉祥物应征作品数量大大提升,反映出经过2008年奥运会洗礼,设计界对体育和奥运的了解和参与度有了很大提升,孩子们的作品也很多。在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大背景下,吉祥物征集也是宣传普及冬奥的过程。

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

2022年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和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17日甫一亮相,好评不断:这是一次中国文化与奥林匹克的精彩融合,是一次现代设计理念的传承与突破。

蒋效愚表示:“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和冬残奥会的吉祥物‘雪容融’,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搭配和组合,是中国文化和奥林匹克精神又一次完美的结合,也是冬奥组委和中国人民给奥林匹克运动和世界赠送的一份珍贵礼物,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昨日,首钢冰球馆,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吉祥物发布仪式上,演艺界、体育界人士和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演员等表演文艺节目。A08-A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陶冉

9月17日,2022年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和冬残奥会“雪容融”在北京发布。北京冬奥组委
供图

蒋效愚认为,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用大家很熟悉但又有创新的熊猫形象,向世界展现了中国人民敦厚、勤劳、和善的形象;同时,它又是面向未来、充满科技感的熊猫,展现中国面向未来的充分自信。而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是中国传统文化通过拟人化艺术处理、加以冰雪点缀设计而来,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正值春节期间,它代表着喜庆、春节的文化特色;同时它本身能发光,寓意点亮心中希望之火,照亮梦想之途。

2019年9月17日,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和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揭开面纱,两个吉祥物连接未来和传统,融合体育与文化,体现继承与创新,是中国文化和奥林匹克精神的又一次完美结合。

创新和传承的“熊猫”“灯笼”

北京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高级专家、北京冬奥会会徽和冬残奥会会徽设计者林存真说,吉祥物需要比会徽更强调设计、定位、延展和创新等各方面。而且如今吉祥物面对的孩子是“00后”甚至“10后”,他们成长在互联网时代,对吉祥物的创新思维和表达有着更高要求。

本次吉祥物征集活动,借鉴2008年奥运会和近几届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经验,经过专家评审、修改深化、社会评议、法律查重和审批等程序。每个环节都凝聚了业界专家、筹办人员、创作和修改团队等有关方面人士的智慧与心血。

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以熊猫为原型进行设计创作,既在意料之中,却又在意料之外。

瑞士洛桑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埃里克斯·乔治亚科普洛斯说,参与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征集设计的作品既有来自小孩的,也有来自专业机构的,这种多样性让他印象深刻。

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

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则以中国标志性符号的灯笼为创意进行设计创作。

曾任里约奥组委特许经销、零售总监的西尔马拉·穆尔蒂尼指出,阐述好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吉祥物背后的故事很重要。

“冰墩墩”“雪容融”诞生记

两件标志性的中国符号在创新和传承中焕发着光彩。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郑渊洁作为评委,相继参加了北京2008年奥运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吉祥物的评审。他认为这两次的吉祥物征集评选都有两个共同点,其一是典型的中国元素,展现举办国家的文化特色,另外一点就是得到孩子们的喜爱。

2018年8月8日

“冰墩墩”将熊猫形象与冰晶外壳相结合,体现了冬季冰雪运动特点。熊猫头部装饰彩色光环,其灵感源自北京冬奥会的国家速滑馆——“冰丝带”,流动的明亮色彩线条象征着冰雪运动的赛道和5G高科技;头部外壳造型取自冰雪运动头盔。

郑渊洁说,同2008年相比,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吉祥物的科技元素更多。现在的孩子会喜欢高科技的东西,他们平日里经常都在玩这些东西、接触这些东西。从这个角度上设计出来的这两个作品会让他们喜欢的,比较新奇。另外,这两个吉祥物胖墩墩的形象,很萌,也会让孩子们喜欢。

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吉祥物全球征集启动仪式举行

熊猫是北京亚运会吉祥物,也是北京2008年奥运会福娃5个吉祥物家族中的一员,这次又成为2022年冬奥会的吉祥物,传承着北京从亚运会到奥运会再到冬奥会迄今近三十年的基因和辉煌。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认为,吉祥物在命名上花了很大工夫,既有着冰雪的概念,又把“墩儿”这样一个中国文化、北京文化的意蕴融入其中。“冰墩墩”显得憨厚可爱,把大熊猫的个性展现出来。“雪容融”展示一大片白雪的融化,融合了人类共同的理想、共同的境界,通俗易懂。好像是北京老百姓话家常的时候叫出来的名字,好像是北京小孩的名字,但包含着很深的文化意蕴,非常契合形象,匹配度非常高。

2018年10月20日

“冰墩墩”以国宝熊猫为载体,在时尚感和科技感等创新中焕发出旺盛的生命力。

北京冬奥组委市场开发部部长朴学东一直非常关注如何把精致的设计图稿转化成精致的吉祥物特许商品。“冰墩墩”的冰壳、“雪容融”的发光,都给特许商品提供了无限可能,相关特许商品将“有创新、有温度”,“等看到我们的吉祥物特许商品,相信您会眼前一亮”!

吉祥物全球征集设计方案进入交稿阶段。征集活动历时84天,共收到设计方案5816件

与“冰墩墩”艰难的创意突破历程不同,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的灯笼造型,一开始就有一个较为清晰的创意。这源于吉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产品设计专业本科生姜宇帆对家乡年味儿的印象。

2019年1月7日至8日

这位小姑娘的家在位于小兴安岭深处的黑龙江省伊春市嘉荫县。每逢过年,这座小县城都会被浓浓的节日氛围包裹,街巷楼宇间,红红的灯笼高高挂起,是最常见的景象。这个形象特别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也传递出喜庆的寓意。

北京冬奥组委组织召开专家评审委员会,对全部吉祥物有效征集作品进行初评和复评

“灯笼”原型,经过一流设计师团队深化设计,成为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灯笼,这一世界公认的“中国符号”,具有2000多年历史,代表着收获、喜庆、温暖和光明。

2019年4月12日

灯笼顶部的如意造型象征吉祥幸福;和平鸽和天坛构成的连续图案,寓意着和平友谊,突出了举办地的特色;灯笼上的装饰图案融入了中国传统剪纸艺术;灯笼面部的雪块既代表“瑞雪兆丰年”的寓意,又体现了拟人化的设计,凸显吉祥物的可爱。灯笼以“中国红”为主色调,渲染了2022年中国春节的节日气氛。灯笼身体发出光芒,寓意着点亮梦想、温暖世界,代表着友爱、勇气和坚强,体现了冬残奥运动员的拼搏精神和激励世界的冬残奥会理念。

北京冬奥组委邀请全国及北京市、河北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全国总工会、团中央、全国妇联、中国残联的代表,以及运动员、大中小学生和相关企业等社会各界代表,对设计方案进行评议

中国设计与奥林匹克的完美拥抱

2019年6月初、7月初

“冰墩墩”“雪容融”是中国出色的设计师们奉献的一份可爱的礼物,是中国一流的设计与奥林匹克的一次完美融合。

北京冬奥组委委托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分别对候选方案和吉祥物名字进行查重

选择大熊猫,虽然是一个难题,却是中国设计师们用创新和智慧,在传承中赋予了它新的独特魅力。熊猫是中国的国宝,是中国独一无二的珍稀动物。选择熊猫有高度的认同度。

2019年6月下旬

“冰墩墩”传递给世界的信息是中华民族是一个敦实、憨厚、勤劳、和善、友好的民族。中国人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建设好自己的国家,实现自己民族复兴的梦想。

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对2组吉祥物候选方案启动国际查重工作

“冰墩墩”,有冰雪一样的冰外壳,展示了冬奥会的特点。熊猫的敦实和力量,体现着奥林匹克的精神。它还是科技熊猫,像一个太空熊猫,展示着面向未来的深刻寓意,完全不同于过去人们在不同场合看到的设计的野生动物形象的熊猫。这是中国设计界一次与众不同的设计创新。

2019年8月

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把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遗产,通过拟人化的艺术处理,加以冰雪运动的元素,形象鲜明,特色突出。瑞雪兆丰年,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将在中国春节期间举办。这个喜庆的吉祥物本身还能亮起来,将点燃人们心中的希望、梦想之火。

北京冬奥组委上报北京冬奥会工作领导小组吉祥物候选方案,确定最终方案

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吉祥物专家评审委员会主席蒋效愚认为,“冰墩墩”“雪容融”是非常完美的搭配和组合,是悠久灿烂的中国文化和奥林匹克精神又一次完美的结合,也是一次中国的文化符号和冬季奥林匹克运动的完美展示,还是北京冬奥组委和中国人民赠送给奥林匹克运动和世界的一对珍贵、可爱的礼物。

意义

蒋效愚认为,这是中国灿烂文化在奥林匹克舞台上又一次精彩的亮相。吉祥物通过现代设计,向世界展示了中华文明丰富的形式,智慧的内涵,多彩的风格,时尚的风采和迷人的魅力。

墩墩鼓舞人心、容融展现和谐

吉祥物从征集评选到深化设计等过程,浓缩了中国优秀设计师团队的精华,展示了集体智慧的结晶。中国设计界经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洗礼,进一步走向了世界;再经过2022年冬奥会的实践,中国一流的设计力量更进一步走向了世界,为举办一届精彩、非凡、卓越的冬奥会奠定了坚实基础。

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和冬残奥会吉祥物同步征集和评审,体现了“两个奥运同步规划、同步实施、同样精彩”的承诺,也确保了两个奥运会吉祥物既有区别又能达到视觉形象的统一。

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以熊猫为原型进行设计创作。将熊猫形象与富有超能量的冰晶外壳相结合,体现了冬季冰雪运动和现代科技特点。

冰,象征纯洁、坚强,是冬奥会的特点。墩墩,意喻敦厚、健康、活泼、可爱,契合熊猫的整体形象,象征着冬奥会运动员强壮的身体、坚韧的意志和鼓舞人心的奥林匹克精神。

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以灯笼为原型进行设计创作。灯笼代表着收获、喜庆、温暖和光明。

雪,象征洁白、美丽,是冰雪运动的特点。容,意喻包容、宽容、交流互鉴。融,意喻融合、温暖,相知相融。容融,表达了世界文明交流互鉴、和谐发展的理念,体现了通过残奥运动创造一个更加包容的世界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美好愿景。

北京冬奥组委专职副主席、秘书长韩子荣表示,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通过吉祥物的发布,向世界展示新时代中国的精神风貌、发展成果和中华文化独特魅力,展现中国广大民众对冰雪运动的热爱和对冬奥会冬残奥会的期待,表达中国推动世界文明交流互鉴、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美好愿景。

征集

活动历时84天 收到方案5816件

2018年8月8日,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十周年之际,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吉祥物全球征集启动仪式隆重举行。

吉祥物全球征集时间为2018年8月8日至10月31日。为充分展现共享办奥、开放办奥理念,北京冬奥组委开展了多维度、多视角的征集推广活动。

为了让更多孩子了解冬奥、爱上冬奥,北京冬奥组委联合教育部,于2018年9月开始在全国中小学中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我心中的冬奥吉祥物”主题活动,利用官方网站和官方微信公众号吉祥物征集专栏、美术课和主题班会等形式,动员中小学生参与吉祥物创作。

据统计,全国超过4.5万所中小学校近1500万名中小学生参与了该活动,体现了广大青少年对北京冬奥会的高度关注和高涨热情。

同时,北京冬奥组委也充分动员专业设计机构广泛参与,先后赴北京、石家庄、上海、沈阳、长春、杭州、西安、广州等多地美术院校,向各省区市设计专业师生和设计机构进行专题宣讲。与中央美术学院共同举办冬奥吉祥物设计论坛,并联合国内10所著名美术学院发起“为2022冬奥设计”联合倡议。在2018年国际冬季运动(北京)博览会和北京国际设计周上,也进行了吉祥物征集推介活动。

从2018年10月20日起,吉祥物全球征集设计方案开始进入为期10天的交稿阶段,中外应征者络绎不绝。吉祥物征集活动历时84天,共收到设计方案5816件。

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均有征集作品提交。国外作品来自五大洲35个国家。在征集活动的投稿者中,年龄最大的75岁,年龄最小的3岁。

评审

初评选出100件 复评选出10件

按照能够代表国际和国内业界公认的专业水平,对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形象景观、品牌管理、传播战略有深入的研究,了解青少年群体特点,具有丰富评审经验的原则,北京冬奥组委邀请国际、国内18名知名专家和运动员代表组成了吉祥物专家评审委员会。经过评委们推选,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副会长蒋效愚担任评委会主席。评委涵盖了造型艺术、艺术理论、体育奥运、动漫影视、儿童文学等,具有广泛代表性和专业性。

2019年1月7日至8日,北京冬奥组委组织召开专家评审委员会,对全部吉祥物有效征集作品进行初评和复评。可容纳400人开会的首钢文馆,5816件应征作品整齐码放在上百张白底桌子上,每件作品都隐去应征者的姓名、单位,呈现给评委的只有作品本身。

在这些作品中,有以动物为原型的麋鹿、熊猫、老虎等,有以中国传统文化为题材的麒麟、灯笼、舞龙舞狮、长城、华表等,有突出冰雪元素的冰人、雪人,还有时尚、卡通类的各式造型。

初评是整个评审工作的基础,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创意方向。通过不记名方式,评委从有效方案中选出100件,进入复评。在初评过程中,评委还有5票复议提名权,向其他评委介绍自己喜爱但没有被涵盖的作品,以此来最大限度确保优秀作品不被遗忘。而复评的主要任务是从100件中选出10件,提交给北京冬奥组委审议。

经过初评和复评,专家评审委员会通过打分排序评选出10组候选设计方案。入选的吉祥物设计方案涵盖中国特有珍稀动物、汉字、动漫造型、生肖瑞兽、冰雪运动元素、互联网表情包、春节年俗图形等类别。其中,9组设计方案为专业设计机构和专业设计师投稿,1组设计方案为小学生投稿。而冰墩墩的部分修改设计也借鉴了这件小学生作品的灵感。

蒋效愚表示,与2008年奥运会相比,这次吉祥物应征作品数量大大提升,反映出经过2008年奥运会洗礼,设计界对体育和奥运的了解和参与度有了很大提升,孩子们的作品也很多。在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大背景下,吉祥物征集也是宣传普及冬奥的过程。

北京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高级专家、北京冬奥会会徽和冬残奥会会徽设计者林存真与2017年设计冬奥会徽对比说,吉祥物需要比会徽更强调设计、定位、延展和创新等各方面。而且如今吉祥物面对的孩子是“00后”甚至“10后”,他们成长在互联网时代,对吉祥物的创新思维和表达有着更高要求。

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部长常宇表示,后续需要根据选出的方向进行大量修改工作。

现代著名儿童作家、曾经参与2008年奥运会吉祥物评审的郑渊洁说,吉祥物要有中国元素,也要让孩子喜欢。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看到如此多应征作品后非常震撼,“这是5000多个对于我们冬奥会、冬残奥会的高度认同感。”

瑞士洛桑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埃里克斯·乔治亚科普洛斯说,他看到设计的作品既有来自小孩的,也有来自专业机构的,这种多样性让他印象深刻。曾任里约奥组委特许经销、零售总监的西尔马拉·穆尔蒂尼指出,阐释吉祥物背后的故事很重要。

创意

冰墩墩最初形象为“冰糖葫芦”

在吉祥物评审过程中,冰糖葫芦的创意作品入围前十,这就是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最初的创意来源。这一作品来自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团队。

2018年10月10日,冬奥组委宣讲团来到广州美院进行宣讲。虽然那时距离征集截止日期已经很近,广州美院党委书记谢昌晶当即表示,要举全校之力做好设计的征集工作。他们第一时间组建了吉祥物设计团队,同时明确了此次将以集体创作的形式进行作品的创作和署名。

在初评和复评之后,2019年1月20日,北京冬奥组委主席办公会议指出,吉祥物设计方案的深化修改要突出冬奥元素、中国元素,造型要生动可爱、富有创意、被多数人认可。会议从10组吉祥物入选设计方案类别中,研究确定了深化修改类别。其中,冰糖葫芦方案位列其中。

1月25日,冬奥组委遴选了10名吉祥物设计方案修改专家,正式组建吉祥物设计方案修改专家组,为每一组设计团队都提供指导建议。同一天,冬奥组委正式向广州美院设计团队发出邀请,要求团队对自己的入围作品进行修改。

短暂开心过后,设计团队迎来的是长达7个月的漫长且高压的修改过程。从最初的冰糖葫芦,到最终的冰墩墩,他们进行的大大小小修改不计其数,草图上万张,相关文件累计超过100G。

冰糖葫芦的创意正是出自广州美院视觉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刘平云之手,他说冰糖葫芦是他儿时对北京的记忆,而且糖葫芦外表的“冰壳”也与冰雪运动“或多或少有些联系”。

整个3月和4月,广美设计团队对吉祥物形象的概念表达、角色造型、动作比例、装饰纹样、五官细节、说明文案和设计元素进行反复修改。经过无数次的探索,他们的修改重点终于逐渐明朗——被冰壳包裹的熊猫。

评委会主席蒋效愚解释说,选择动物作为吉祥物是冬奥会一个通行的做法,但选择在各种大型活动都担当过吉祥物的熊猫,相当于给自己出了一道难题。“选择熊猫确实有出人意料的感觉,但细想又在情理当中。”

4月30日,广美设计团队又一次进驻冬奥组委。“那天大家一起探讨,突然有个想法说能不能把‘冰丝带’融进去?”北京冬奥会会徽“冬梦”和冬残奥会会徽“飞跃”的设计者林存真(如今她已经从中央美院调到冬奥组委,担任文化活动部高级专家)说,这一下“点醒”了大家,当象征着冰雪运动赛道的彩色光环出现在熊猫脸庞时,这个身穿冰壳的吉祥物看上去酷似航天员,一下有了未来感、科技感,又是“冰丝带”,又有冰晶外壳,而且是中国国宝,全球人都爱的动物,这样马上定位就很清晰了。

5月,北京冬奥组委召开主席办公会议,听取吉祥物修改方案、社会评议情况以及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意见情况汇报。会议研究确定了4组候选方案。

2019年7月初,广美团队得到进一步的指示,对之前并行的三个吉祥物造型设计做出取舍和侧重,专注冰壳熊猫的修改完善。

广美团队与冬奥组委沟通,除了进京开会,更多是在电话或者网上,但因为保密,双方在非面对面沟通时只能用“暗号”交流,比如不能提“熊猫”二字,甚至连“黑眼圈”都不能说。

随着冰壳熊猫的方案逐渐完善,起名字也被提上议事日程。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吉祥物的名字并没有被要求注册。但如今国际奥委会专门提出名字也需要注册。在起名的时候,两个字的名字就放弃了,因为很难过查重关。

冰壳熊猫的最初创意来自冰糖葫芦,“其实冰糖葫芦原来也叫糖墩儿,‘墩儿’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词。有一种北方冬天的特点,也特别亲切,像邻家小孩一样特别健康、活泼、可爱。”林存真说,“一有这想法以后,马上去网上查,结果没有重复的。后来又发现,南方人和外国人很难读出‘墩儿’,后来我们就改成了冰墩墩,也通过了查重。”

灵感

“红灯笼”源于东北小城的“年味儿”

与冰墩墩不同的是,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的灯笼造型,一开始就有一个较为清晰的创意。这源于吉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产品设计专业本科生姜宇帆对家乡年味儿的印象。

姜宇帆的家在位于小兴安岭深处的黑龙江省伊春市嘉荫县,每逢过年,这座小县城都会被浓浓的节日氛围包裹,街巷楼宇间,红红的灯笼高高挂起,是最常见的景象。

在评审时,红灯笼的创意入围前十,被确定继续深化修改。当知道学校有作品进入前十之后,吉林艺术学院校长郭春方十分感慨。2018年9月21日冬奥组委来校宣讲之后,他迅速组织开展设计工作,如今,努力得到了回报。

吉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视觉传达系主任吴轶博说,在前期修改阶段,她每周都要来冬奥组委提交修改方案,在方案“深加工”的7个多月里,她从长春往返北京的次数达30多次,从首都机场到首钢的“两点一线”成了她对北京的最深印象。

6月15日,吉艺设计团队收到了冬奥组委制作模型的新任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团队决定自行完成模型制作。于是,100多平米的工作室又变成了临时模型加工厂,3平米的阳台被改装成喷漆房,团队成员开始学习新本领,分别进行建模、抽壳、3D打印、打磨、喷漆等工作,每个人都身兼多职。

在给这件作品起名时,考虑到与冰墩墩对仗,采用了“雪”字对“冰”字,有“瑞雪兆丰年”之意,而灯笼给人以暖融融的感觉,为了体现包容和交流,采用了“容”和“融”字。

研讨

邀请社会各界代表对设计方案进行评议

在紧张修改的同时,2019年4月12日,北京冬奥组委邀请全国及北京市、河北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全国总工会、团中央、全国妇联、中国残联的代表,以及运动员、大中小学生和相关企业等社会各界代表,对设计方案进行评议。各界代表对设计方案给予了积极评价,并提出了修改建议。修改专家组认真整理研究这些建议,对吉祥物设计方案多次组织集中研讨、集中修改,并分别征求了专家评审委员会成员的意见。

在吉祥物深化设计和修改过程中,北京冬奥组委多次征求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意见。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从媒体传播、市场开发和形象景观等角度对设计方案给予充分肯定,认为体现出较高的设计水平。

7月10日,北京冬奥组委到北京崇文小学开展小学生“我心中的冬奥吉祥物”喜爱度调查。在严格遵守保密纪律条件下,北京崇文小学组织了1至5年级,约300名学生参加了投票活动。当时给孩子们提了三点要求:一定是你喜欢的、能代表中国的、喜庆的。

最终确定的吉祥物,获得票数最高。其实,早在开展评审工作前,北京冬奥组委还就吉祥物的形象、数量、象征、性格、颜色等要素进行了网上民意调查。

韩子荣表示,吉祥物的集体呈现,既吸取了社会各界的意见,也吸取了网络、网民的倾向性意见。她特别感谢了孩子们对于吉祥物征集的积极参与。“孩子们通过画吉祥物,来了解冬奥会的知识,也激发了他们的爱国热情。”

在吉祥物商标查重方面,2019年6月初和7月初,北京冬奥组委委托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分别对候选方案和吉祥物名字进行了查重。截至目前,主选方案和备选方案的中英文名字均未发现相同或高度近似商标。

6月下旬,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对2组吉祥物候选方案启动国际查重工作。根据国际奥委会国际查重结果,未发现高度近似的商标,也未反映出重大法律和商业风险。

8月,北京冬奥组委上报北京冬奥会工作领导小组吉祥物候选方案,确定了最终方案。与此同时,北京冬奥组委赴瑞士洛桑和德国波恩,向国际奥委会和国际残奥委会正式提交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吉祥物方案。

蒋效愚表示,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和冬残奥会的吉祥物雪容融,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搭配和组合,是中国文化和奥林匹克精神又一次完美的结合,也是冬奥组委和中国人民给奥林匹克运动和世界赠送的一个珍贵的礼物,凝聚着集体智慧的结晶。

A08-A0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吴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